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黄梅戏知识 > 黄梅戏知识

记者快评|《第一山》:放下得失在山水之间敞

admin2023-07-29黄梅戏知识人已围观

简介7月2日晚,黄梅戏《第一山》在江苏大剧院戏剧厅上演,唱腔优美,舞美大气,是近年来难得一见的文旅融合佳作。 全剧的故事大致是:1084年,苏东坡自黄州(今湖北黄冈)移居汝州(

  7月2日晚,黄梅戏《第一山》在江苏大剧院戏剧厅上演,唱腔优美,舞美大气,是近年来难得一见的文旅融合佳作。

  全剧的故事大致是:1084年,苏东坡自黄州(今湖北黄冈)移居汝州(今河南临汝)途中,停留在泗州城(今江苏盱眙)。泗州太守刘士彦早就听说苏东坡大名,想求他的墨宝,为地方扬名,于是盛情款待苏轼,邀他去与泗州城一桥之隔的南山(第一山)揽胜。苏轼途中遇一女子,归来后填词《行香子》:“北望平川。野水荒湾。共寻春、飞步孱颜。和风弄袖,香雾萦鬟。正酒酣时,人语笑,白云间。飞鸿落照,相将归去,淡娟娟、玉宇清闲。何人无事,宴坐空山。望长桥上,灯火乱,使君还。”

  这部剧有真实的历史背景,苏轼到过泗州,也与刘士彦见过面,并同游第一山。对于《行香子》一词,苏轼作了说明:“与泗守过南山,晚归作”,泗守就是指刘士彦。

  “第一山”同样是真实的,本名南山。宋代书法家米芾经过此地,题字“第一山”,还留下了一首诗《第一山怀古》:“京洛风沙千里还,船头出汴翠屏间。莫论衡霍冲星斗,且是东南第一山”。南山从此改名为“第一山”。

  苏轼游览第一山时,和其他人走散了,正在四处寻路,遇到一名叫玻璃的漂亮女孩。玻璃带着他游赏山色、一步一景,一日之间,景色变幻四季,美不胜收。山色与少女,都风流可爱。二人离别后,苏轼登长桥而返,蓦然回首,见长桥灯火错乱,远处山色迷离。诗情涌动,挥毫而就《行香子》。很快,苏轼离开了泗州。

  转眼15年过去,苏轼再次来到第一山,想寻找女孩玻璃。山中僧人却带着他来到一汪山泉前,苏轼定睛一看,原来泉名叫“玻璃”。苏轼瞬间大悟:“玻璃”姑娘原来是“玻璃泉”,第一次的相遇原来是美丽的梦。

  《第一山》由江苏省戏剧文学创作院院长罗周编剧,她告诉记者,《第一山》全剧分为《大宴》《前游》《小宴》《后访》四折加一《余韵》。其中一、三两折(《大宴》《小宴》)构成一个红尘世界,二、四两折(《前游》《后访》)构成一个山水世界,两者相互呼应。也就是说,玻璃(玻璃泉)象征的就是山水世界,表现自然对诗人的慰藉与启发。苏轼与玻璃的过往,不是才子与佳人的邂逅,而是诗人与山水的相逢!

  刘士彦看到《行香子》后,如获至宝,但又突然变得不安,原来按照宋代法律,“夜过长桥者,徒(判刑)二年”,指在泗州夜经长桥者,判刑二年,词中有“望长桥上,灯火乱,使君还”之句,使君指刘士彦,那么刘士彦就是知法犯法,流传出去,刘士彦脱不了干系。于是刘士彦摆下“龙虾宴”,再次宴请苏轼,劝他涂去《行香子》落款,这样模糊了朝代、混淆了人物,既无损于诗词,又免招于祸患。

  苏轼在前几年经历过“乌台诗案”,死里逃生,早就看惯了仕宦浮沉,所以告诉刘士彦,他的一生开口便是罪过,判起来都不在二年徒刑以下。

  苏轼再上第一山时,将《行香子》吟给玻璃听。玻璃引他二度游山,两情依依。玻璃将词作凿到石壁之上,以期垂名千古。玻璃凿壁之时,夜色迷朦,苏轼迷迷糊糊睡去,梦中如入幻境,依稀有一众宫女,引着他在奢华的宫殿里行游。倏忽惊觉,再问玻璃,才知道身下坐落的地方,正是隋炀帝开凿大运河时所建的旧日行宫——都梁宫。如今宫阙寂灭,仅余一块残碑。

  在罗周看来,不涂姓名,是常规性的选择,是读书人的风骨,哪怕它确实会给自己与旁人带来麻烦;涂去姓名,则是因为他看淡了得失、放落了执着。是山水洗涤了诗人,助他走向更豁达、畅爽的人生境界。

  此剧唱词美不胜收,剧情跌宕起伏,在现实和梦幻之间,既宣传了盱眙文史、旅游、饮食文化,也完成了全剧题旨:在山水之间敞开襟怀,挣脱名利场上进退困境,塑造健全高尚的人格、获得精神的通脱潇洒。

  7月2日,盱眙原创大运河题材黄梅戏《第一山》在江苏大剧院精彩上演。该剧主创团队阵容强大,由著名编剧罗周执笔,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石小梅执导,著名作曲家陈精耕谱曲,盱眙县黄梅戏剧团优秀青年演员朱成亮,戎慧主演。

  在剧本上,该剧传承了黄梅戏剧本浪漫传奇的一贯特色,把苏轼寄情山水、忘情山水的离奇色彩表现出来。短短四折和余韵颇具昆曲色彩之雅。在导演手法上,该剧并没有过多的人物和制景,素雅的幕布,极具写意风格。在作曲上,黄梅戏特色浓厚,安排了大量的男女对唱。主演朱成亮,唱功扎实,韵味醇厚,表演细腻,两个多小时的演出,基本全在舞台之上,在如此戏份之重的情况下,表演从容细腻,唱腔高音嘹亮,低音婉转,是一位非常具有实力的青年演员!更值得一提的是,该剧还将盱眙特产小龙虾完美地植入,在更广范围内推进了盱眙文化旅游深度融合。

  黄梅戏《第一山》讲述的故事发生在北宋元丰七年,苏轼被贬官,途经泗州,泗州太守刘士彦兴高采烈地穿着大红袍安排接苏轼到府上,盛情款待,为的是求得大才子的墨宝。

  该剧每位人物性格分明,诙谐有趣,让人忍不住开怀一笑。仅举一例:刘士彦为了抓住这个机会,安排几个美女上场。第一个美女有难事求解,被才子说得满面羞愧而逃。第二、三个美女频频举杯劝酒,以为大才子会饮酒挥毫作诗,但是才子只是一个劲地猛夸两位美女怎么美丽,就是不愿落笔。接下来,第四个美女出场还有两个丫鬟拿着扇子陪着,但她用扇子挡住脸,好叫人看不着,偏欲瞅。大才子略施小计,吓得黄衣美女拿开挡住脸的扇子,苏轼才看到真面目,原来是个假小娘子,惊得笔都丢掉了。

  该剧扣人心弦,具有传奇色彩,演员表演真切自然,音乐效果非常好。剧情内容让自己又学习到了新的知识,让人忍不住想到盱眙第一山一游,看看凿去姓名的《行香子》摩崖,看看玻璃泉,让自己置身于山水之间,让心灵得到净化,让自己升华!

  黄梅戏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我第一次现场感受到戏曲文化的魅力。苏轼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位诗人,乐观豁达、不骄不躁。他在贬官途中,受邀前往泗州南山揽胜,本应是悲伤时刻,苏轼却能寄情山水,抛却艰难困苦,让人感到无穷快意。

  除此之外,作品以小见大,讲述人与自然的哲理关系,既有厚度又有广度。演员的声音富有感染力,唱段婉转悠扬,引人入胜,非常感谢盱眙县黄梅剧团带来的演出,我也期待在之后有更多优秀的黄梅剧目在南京上演。

  7月2日下午到晚上,南京城下起了滂沱大雨,但我与很多戏迷依然赶到了江苏大剧院观赏盱眙县黄梅戏剧团展演的优秀剧目《第一山》。该剧以隋唐大运河片区的重要地标第一山为核心,以苏轼《行香子》为切入点架构戏剧,关注人类与山水的和谐共生,既延续了我国优秀文化传统,又兼具现代性的思索考虑。

  通过这出戏,让人们把关注点聚焦到盱眙风景名胜第一山,推进了盱眙文化旅游的深度融合。黄梅戏是我国五大剧种之一,也是我国非遗传承的重点剧种,我很喜欢这出戏。演员们的精彩演出,让我沉醉,也让我心潮澎湃。

很赞哦! ()